中国经济50人论坛学术委员会委员、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

2017-12-1 15:21:49

全球化变局和中国应对之策

许善达

中国经济50人论坛学术委员会委员、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

美国特朗普总统到中国来访问,跟中国签了一个2500多亿美元的单子,有十几个项目。其中主要核心有两件事,一件事是美国能源要往输送给中国,石油、天然气。第二件事是中国的资本会往美国流。这是两个流动的变化。什么是全球化变局呢?全球化过程从1500年前开始就慢慢的推进。中国参与全球化是从80年代初期改革开放以后开始。在融入全球化的过程中,中国承接了很多已经发展起来的一些经济体及资金劳动密集型企业到来中国建厂,包括韩国、日本、新加坡和台湾、香港地区,他们将生产低档消费品的劳动密集型企业搬到中国。但这些产品生产出来,中国自己不能完全消费,原因是数量快速扩大,第二中国购买力还没那么高。巨大产品生产出来,我们的途径就是出口。当时的情况就是,国际资金到中国来,中国生产的产品卖到美国、欧洲及其他国家去。这就是我们早期参与全球化中国的组成部分。

同时,中国也在动用国家其他资源,除了廉价劳动力优势外,中国其实是用更多的环境资源和自然资源作为代价来换取快速发展的经济。中国全球化初期,中国出口量逐年增加,国家外汇储备很缺,国家用钱非常不容易。现在中国外汇储备达到几万亿,而这几万亿就是用低价劳动力、低价资源、低价环境换来的。这是中国介入全球化的一个方式,这种方式对中国有好处,中国经济发展起来了。不管遇到多少困难,付出多少代价,但是中国居民收入水平提高了,中国生产能力也增强了,中国经济实力也得到了夯实。

这种发展趋势逐渐进入了新的门槛,因为全球化变局开始出现。出现从哪儿开始?不是从中国开始,而是从美国开始。美国开始这次全球化变局最主要的一点是美国的页岩气技术的突破,我们对该技术的突破没有给予足够关注。

在一次中美经济学家对话中。当时石油一桶在100美元以上,而且还在往上涨,但是美国专家问中国专家:“你们对于大宗商品降价,中国有什么应对的准备”。非常遗憾,所有中方专家没有人对这个问题做出反应。当我们看到那些报道,那些分析的材料,没有一个中国专家或者研究机构对在石油价格100美元以上,还在往上涨的时候能够预测出石油价格会下降,大宗商品价格会下降。等到真降下来,从147美元一桶降到50美元时,才清楚原来是美国的页岩气技术带来的。

美国页岩气存储量极大,技术突破之后,使得页岩气生产成本就非常低。天然气跟石油价格有一个比价关系,如果天然气价格低了,石油价格也一定会降下来。所以全世界大宗商品价格代表就是石油的价格。所以石油价格从147美元最高点降到了40-50美元,把整数降掉,剩下个零头。没有看到趋势就要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比发我们在境外能源的投资就会出现亏损。同时,由于美国的页岩气技术突破以后,能源价格下跌,全球的能源领域投资规模减少的数额是以万亿美元来计算。对石油、天然气领域投资规模的减少,造成对于机器设备需求的减少。因为开发油田,需要勘探,需要钻井。再延伸产业链,对钢铁、铁矿石等等这一系列产业链的需求减少,对全球经济影响就非常大。

现在出现了两个变化。一个变化是美国的页岩气技术突破以后,全球能源的结构发生重大演变。美国从第一能源进口国要变成出口国。加拿大天然气原来都是卖给美国,现在美国不要。加拿大现在总理竞选能够成功,口号是跟中国关系好,把天然气卖给中国。因为加拿大天然气不能卖给中国,美国也不要,加拿大经济就不行,所以新总理竞选就赢。

美国天然气不买中东的天然气,所以中东的天然气卖到欧洲去,欧洲就减少了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程度。以前,每年俄罗斯天然气经过乌克兰卖给欧洲。而现在欧洲从中东购买天然气,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而中国跟俄罗斯能源项目签很多年,前几年建管道都是步履维艰。但是最近俄罗斯不但加快跟中国能源项目的建设,而且还同意中国到俄罗斯投资开发能源项目。

全世界的政治、经济、军事、外交都因为美国的页岩气技术突破而发生变化。资金的变化就带来商品和服务的变化,所以这是全球化变局启动因素。在美国启动全球化变局形势以后,中国经济也在发生变化。劳动密集型企业现在开始外迁,中国劳动力统计数据显示正在萎缩,出口量也在逐步减少,企业迁到印尼、泰国、印度尼西亚以及非洲等国家。同时,中国还主动将高能耗、低效环境的企业进行去产能。比如针对小煤矿、小造纸厂、水泥厂、玻璃厂等等过剩产业、高耗能产业进行关停、兼并的措施 ,对环境改善有了很大帮助。

以前,传统制造业发达的东莞、佛山等地区,现在也有一定的变化,很多高科技企业到东莞、佛山投资,这是中国积极主动实现经济转型,增加经济技术含量,从进出口贸易和投资方面实现提质增效的的变化。近年来,从日本进口机器人、智能设备的增加量非常大,这方面日本水平很高,这是中国的变化,当然中国变化也将对全球化产生了一定影响。个人认为这个影响应该说是有限,对这个影响不要估计过高。

实际上现在全球化变局进一步扩大变局速度和力度,还是美国人主导。所以特朗普总统上台对于全球化变局带来了比原来还要大的影响。特朗普总统上台就任总统的时间不到一年,在贸易和投资采取的办法就是胡萝卜加大棒,即想把商品卖给美国,美国会以各种法律条文,种种理由,进行加税。而要到美国投资的来说,可以增加美国人就业,美国就会给你胡萝卜吃。

曹德旺先生在美国建汽车玻璃企业,在当地买了一块1200万美元的地,并雇了1500多名美国职工,而这1500多职工原来下岗现在都就业了,政府给补贴1700万美金。相当于地一分钱不要,还多给钱,因为增加了美国1500个职工的就业。现在到美国去投资的中国企业,不光是曹德旺,比亚迪也准备要到美国投资生产电动汽车。不光是民营企业,还有央企,比如中国建材、中车集团。中国开始向美国出口地铁车辆,大家看到只是出口地铁车辆,实际上跟签约的内容还有一项是同时中车要在美国建两个生产企业。这就是特朗普政策。

而且原有企业市场不在美国的,也要打算到美国进行投资。玖龙纸业就表示已经计划到美国去建纸厂。不光中国,像韩国企业、日本企业、欧洲企业,本来很多企业都是在境外生产向美国出口。现在有一批这样的企业都在准备把企业搬到美国去。而且特朗普还一个政策凡是美国企业在外面投资的,要能把企业搬回美国,将少收税。美国现在的税率是35%的企业所得税,将海外投资搬回美国,只收8-10%的税。现在有一批美国在境外投资的企业都准备搬回美国。美国现在的失业率已经降到了十几年最低的水平。GDP增长3.2%,原来只有1.7%,目标预计要翻一番,现在离翻一番就很小的差距。美国经济在增长,美国股市也大涨。特朗普主导的政策导致资金正向美国流入,而商品向美国流动的规模和速度都在减少。美国生产,在美国销售。这个趋势已经发生,而且还在继续向前推进。所以全球化,特朗普主导的是一个新的改变。

特朗普之行,中美签了2500多亿,仔细分析,美国将能源卖给中国,中国的钱即流进了美国,这个趋势还在迅速扩大。而且美国还有两项已经在计划之中并未出台的政策。如果出台,全球化变局就会发展的更加剧烈。

一是美联储,美国央行已经计划“缩表”,他已经加了几次息了,最近还要缩表。所谓“缩表”就是要减少美元在市场上的数量,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美国美联储的资产一共才七八千亿美金,现在所谓Q1量化宽松搞了这么多年,已经扩张到400多亿,美国如果执行“缩表”计划,一个月先缩100亿,然后再缩200亿、300亿、400亿、500亿,虽然美国还没有公布最终目标是多少,但有专家们预测万亿数量级以上。大量资金到美国去,这说明对美元需求增长,原来欧元、人民币都要换成美元投资。美联储还要缩表,要减少市场上的美元,试想一下美元兑其他货币的汇率会有什么变化。

二是税收政策。特朗普上台,因为美联储是独立于政府,他是独立机构,不归总统管。但是总统现在提出的税收政策要大幅度的减税,现在这个减税从去年4月份正式拿出草案,并进行立法程序。美国立法程序税收减税是比较复杂的,首先众议院要通过,有一个筹款委员会通过以后,然后再提交参议院,然后还有一个金融或财政委员会组织参议院投票通过。两边投票通过之后法案如还有差距,两边影响比较大的参议员、众议员互相商议,然后互相让步,把两边的法案统一起来。然后参众两院同时投票,再由总统签字通过,这是美国的立法程序。

立法需有两个渠道,一个渠道你通过法案需要三分之二,一个渠道需要通过一半,超过51%就行。特朗普已经做了几步,第一他先争取立法的程序批准,只要51%就行,不要三分之二。因为共和党在两院控制力没有三分之二,如果真要三分之二,那基本上就通过不了,因为民主党虽然不到50%,但是远远超过这三分之一的数量。所以他先通过一个立法程序,只要51%就行了。这第一步先过。众议院在11月16日已经通过了,现在参议院什么时候投票没消息。如果通过了特朗普的计划,圣诞之前要完成立法。这就对美国税收制度有一次重大改革,而税收的重大改革从里根时期只搞过一次。1987年里根当总统搞过一次大规模减税,那次减税培育了美国90年代科技的进步,特别是信息产业的进步。现在美国信息公司,每个公司都做一件事,但这一件事做都是顶尖级的。比如说英特尔就做芯片,比如微软就做操作系统,思科、IBM每个企业都做一样,一样是做的非常的顶尖。然后把各个顶类公司凑成一个整体,其他国家的信息技术的发展与美国相比,那只能是望尘莫及,难以望其项背。

上世纪80年代日本制造业把美国的市场冲的一塌糊涂。前苏联还跟美国两霸竞争。到了美国的IT技术突破之后,现在根本不存在谁还可以跟美国竞争的格局。这次特朗普又在大规模减税,那么这次减税对美国经济发展将带来什么影响?中国现在别的方面还不好预测说哪个技术还能突破,但可以肯定的是,资金向美国流动的速度和规模都会加大,现在已经成趋势,如果再要把税收降低到20%,原来计划15%,后来协调到15,从35降到20也是很大幅度的减税。同时还废除遗产税、个人所得税增加扣除等方案。这个方案减税规模也是上万亿,一定会加快资金向美国流动,美国科技创新,将有大量资金流过去作为支撑,同时美国也不会生产一般的低端消费品,如鞋、帽等相对低端的消费品,资金流向美国只会给其高科技企业注入更多的资源。美国的科技创新在他的法案通过之后,相信在五到十年之内又会出现一个新的跳跃性发展。

这样一个趋势是我们不能逆转的。现在我们唯一应该考虑的是中国应该如何应对。我认为中国决策层已经提出了一些有前瞻性的决策。今年5月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要加强金融监管,这句话虽然没什么新鲜,但是最近力度在不断加大,金融工作会议还提出金融要为实体行业服务,要扭转脱实向虚的趋势。中国有两个现象存在不正常的因素,一是金融行业的利润率很高,实体行业利润率很低。按照市场经济应该有一个平均,但是现实生活中不可能那么平均。但是差距太大,是不正常的。二是融资成本差距之大也是不正常因素。一个经济体里面融资成本有差距是正常的。因为差距融资成本是风险的价值,但是差距这么大是不正常的。很多统计上的融资成本比实际融资成本还不完全符合。实际上融资成本尤其是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型民营企业融资成本比统计数字融资成本还要高。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高是正常,因为中小企业风险比大企业大,民营企业的风险要比很多国有企业的风险要大,所以融资成本要高,这是市场决定的。但是现在高到这个水平,差距这么大,就是不正当的因素。

税收也是一样,去年5月份搞营改增的方案,减税一年减了七千个亿。今年8月份,全国政协俞正声主席出席在政协的一个座谈会上,座谈会讨论题目就是营改增之后的效果和完善的措施。俞正声主席做总结讲了七点意见。其中前六条都是具体的,第七条我个人认为是最重要的。那就是全面推进营改增之后,减税。但是并没有全面完成政治局降低宏观税负这个决议的任务,我们还要继续采取措施来完成政治决议给我们规定的降低宏观税负的任务。也就是说营改增之后,虽然减那么多税,还是要继续的采取措施。

现在金融政策也好,税收政策也好,中国决策层提出的战略性方向很明确。现在我们需要拿出很具体的可行的政策,能够进一步的落实这些决策。前不久公布降低关税政策,这个工作正在陆陆续续的推进中。最近又宣布了划10%的国有股权给社保基金。我们讨论大概总体上,这次减少10%,以后根据需要进一步研究测算15-20万亿,才能把社保缴费率降到现在的一半。现在是40%,降到20%。这些政策都在陆续出台,只要加大力度,加快速度,把这些决议所规定的任务给落到实处,相信中国应对美国全球化变局将更加从容,也一定会迎来中国发展新的时期。

新时期,科技创新会出现新局面,环境会更好,资源效率会更高,环境成本会更低。我们要充分利用好时机,减少为此付出的代价,更多获取变局中的收益。这样的前景对中国来说一定是非常乐观的。

文字来源于速记,如有错误敬请指正!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