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所长肖金成


来源:中国中小商业企业协会 时间:2015-6-15 14:00:37

一带一路是我国的国际的区域合作战略,和我们国内的长江一带,京津冀协同发展相并列,成为我们国家优化空间发展格局的三大战略,具体到一带一路,是一个国际的合作架构,是国际的,各个省都觉得抢抓一带一路的机遇,实际上不用抢,因为中国整体要参与一带一路的建设,大家都在里面。

丝绸之路经济带是向西到欧洲,是亚洲和欧洲联谊的纽带,也可以说是太平洋和大西洋联系的纽带,未来是两个国际合作组织,比如说丝绸经济带国际合作组织,还有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国际合作组织,为什么要搞这两个国际合作的组织呢?我觉得第一,为了促进贸易的便利化,第二为了促进投资的便利化,这是两个直接的目的,贸易的便利化和投资的便利化,也就是说为了促进我们国家的全方位开放,所谓全方位开放,不是仅仅过去的沿海开放,比如沿边开放,不仅通过太平洋对外开放,通过西部的对外开放,通过内陆的开放。过去的开放是招商引资,把外资引进来,把外商引进来,现在我们是要走出去,我们不仅要招商引资,资金还要向外走,这是一个全方位开放的概念,未来全方位开放,为了促进企业走出去,我们就要开展国际合作,所以国际合作是一带一路的主体,除了国际合作之外,我们要促进国际的次区域合作。所谓国际次区域合作,就是国家相邻地区的合作。比如我们东南亚国家和我们国家的合作,叫做国家区域合作,中亚国家和我们国家的合作叫国家区域合作,东北亚国家和我们国家的合作,叫做国家区域合作,但是这种合作是国与国的,比如云南广西和东南亚的合作,新疆和哈萨克相邻地区的合作,叫做国家次区域合作,比如东北地区和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合作,叫做国家次区域的合作。可以关注一下国家次区域的合作,比如和东南亚合作,缅甸、泰国等等,我们要和他合作,哪里最有利?云南广西最有利,区域优势地缘优势,我们和东亚国家合作最有地域优势是新疆。我们要和俄罗斯和外蒙古、和日韩朝鲜合作,东北最有优势。

我们可以抓住在一带一路的机遇,考虑国际次区域合作,比如我们要和中亚、欧洲合作,把商品销到中亚欧洲去,我们要在新疆去生产,那是最有利的。起码可以减少很多的物流成本。要把商品销到东南亚,在云南广西是最有利的。

比如说云南广西,比如新疆,我们在那里生产很有利,但是企业到那里建厂,不是给一块地就行,基础设施一定要非常完善,基础设施不完善,去了也不行。但通过建设园区,通过搞园区就可以克服这样的矛盾,我研究开发区,研究新区,研究工业园区很长时间,也研究了边境经济合作区,我们国家的边境合作区我都走过了,发现边境经济合作区优势很多,政策很优惠,就是有一点,基础设施不完善,比如到了云南河口,靠近越南,经济合作区去看了一下,一看一坐大沟,这就是边境经济合作区,没钱。到了新疆(伯乐),有一个边境经济合作区,让企业能够来投资的,只有一家企业,浙江一家民营企业办了一个水泥厂,伯乐边境经济合作区。没有企业,所有的经济合作区几乎和开发区同时批准,效果不好,就是基础设施不完善,企业无法到那里投资搞生产,为什么?就是我们发了一个牌子,没有资金跟上去,因为都批复在边境,以县为单元,县级财政很薄弱,如果我们的企业合作搞一个园区,五平方公里,十平方公里,二十平方公里,三十平方公里,这样的话,招商引资,非常的有利。

一带一路这是一个重要的机遇,我们一方面要向西开放,我们首先要把边疆地区、沿边地区发展好,建设好,这是有地缘优势的,到南东亚有很多投资机会,但走出去不容易的,驻在国的法律,驻在国的政治风险,驻在国的其他的方方面面情况,我们的企业到了越南,开始越南的土地成本低、劳动力成本低,各方面成本都低,过了两年,老百姓一看钱都让你挣走了,厂都被砸了,这就是风险。

如果在边疆我们搞一个园区,搞一个边境经济合作区,我在这里生产,在那里建设,把商品输入到相邻国家去,这就保险得多。我们那么多边境经济合作区,有政策的优惠,如果能够合作,在边境建立园区,有利于走出去,有利于参与到一带一路的建设中去,当然如果我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组织建立起来了,我们和沿线国家都签了贸易协定、投资协定,多边的协定,我们可以在和沿线国家合作,在那里搞园区,搞的园区得到当地的支持,受到法律的保护,可以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我们企业可以到园区去发展,这样有利得多,保险得多。

我们还有几家合作搞了合作园区,在埃及的红海边上,中国和埃及签了一个协议,中国帮助埃及要搞一个开发区,由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承办,搞了几年,建了二十一平方公里的开发区,位置还可以,还建了一个港口,修了一条高速公路,埃及政府也很支持,我们组织去考察,发现两个问题,一个问题就是选址有问题,没有靠近大城市,红海边周围没有人,在那里搞投资需要劳动力,需要生产,需要原料,都没有,光是一个园区,这是一个问题,选址有问题。第二,当地的法律一看很优惠,但是和国内的法律是有冲突的,埃及的法律拿来一看,和开发区的法律相冲突,很多产权得不到保护。两个问题使我们很多企业想去不太敢去,园区搞下来企业的入驻很不理想。假若开发区建立在开罗的附近,那就不一样。如果说我们和埃及有一个协定,和埃及的投资方相衔接的法律,我们的企业的产权能够得到埃及法律的保护,我们企业去就非常有利。

走出去并不是那么简单,我们通过园区和当地要合作,这是非常有效的途径,是可以考虑,但是我们作为民营企业,如果资本不是十分雄厚,我们的边疆地区,比如在云南广西、新疆、黑龙江、内蒙古边疆地区靠近边境的地方搞产业园区,既能够抓住一带一路的机遇,又能 受到我们国家的法律,利用地缘优势,这是我给大家提的一个建议。

我们所研究了沿边地区的发展,去年就完成了新疆沿边经济带的战略研究,我们说有三个地方是非常值得投资的,第一个地方就是(霍尔果斯),第二个地方阿尔泰的北屯,第三是塔城。我们的民营企业到那里去,搞十平方公里的产业园区,基础设施比较完善,只要进一步的规划,把企业引过去,对面就是哈萨克的城市和城镇,塔城是我们离边境最近的城市。这都是比较成功的案例,新疆离中亚五国、东欧、西欧都是非常近的,那里是一个大市场,喀什如果搞一个园区,生产的产品通过中巴经济走廊可以到南亚,这些都是在一带一路的建设当中,作为一个国际大通道规划考虑的,我想大家在一带一路的建设中,大家可以抓住很多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