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中小企业研究室主任、研究员王继承


来源:中国中小企业网 时间:2015-4-27 16:55:03

到今年2月份,中国已经超过7千多万市场主体,其中企业数已经接近1800万,按私有制统计的私营企业是1598万家,这里面按规模划分的中小企业,具体的中小企业数是没有的,只有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数。所以我们在中小企业的统计是有很多问题,个体工商户今年超过了5074万户,就是整个7千多万市场主体当中,个体工商户有5074万户。假设1598万户的私营企业99%都是中小企业,实际上也确实是这样,大民营企业屈指可数。我们是这样估计的中小企业的数目,讲到民营经济的时候也是拿这个数来上会讨论。

中小企业是保障就业,促进创新,发展经济的重要主体,它的就业功能是排在第一位的。我们看到新增就业是90%以上,今年前两个月我们增加了140多万的企业数,增加就业是700多万,基本上都是私营企业创造的。看一个国家经济上行还是下滑,最重要的是就业,想保多少增长率,后面就要相应保多少就业,这是对于中小企业政策的定位。

2012年全国减轻中小企业负担联席会议的时候,当时我提的中小企业面临着7个问题,那一年我们大概座谈了300多家企业,到企业现场看的100多家。首先是融资难、融资贵,再就是税费重,还有就是电力涨价,涨了几分钱的电力成本,然后是劳动工资成本,然后是土地、中介这些中间费用。今年第一困难还是市场,人民收入提不上去。这里面临的这几个问题,我们跟很多企业接触,融资难的问题可能缓解了,到处打电话问需不需要贷款。但是贵的问题越来越严重,我们谈到资金要素领域的双轨制,法定的价格中小企业是很难拿到的,市场价格15%都是最低的,所以资金要素不平等,包括市场准入的不平等,在某些领域小的企业就是没有资格,或者是民营企业缺少资格,包括创办银行。

现今,更多地是说中小企业的权益保护,高过扶持和资金支持。现在转过来看《中小企业促进法》,《中小企业促进法》总共七章,其中四章是关于财政资金政策、税费政策、融资政策和中小企业创新服务支持平台,还有三章,前面有一个总则,后面一个收尾。从《中小企业促进法》的结构上看,扶持内容多,保障中小企业权益和维持公平的市场环境内容没有提到,只在第一章的序章中有第七条和第八条讲到政府要维护中小企业的合法权益,包括产权,维护市场公平准入,对于侵犯中小企业权益的吃拿卡要行为予以制止。

今年提到修法思路,中小企业法第一条思路应该由偏重扶持转为保障合法权益与营造公平环境并举、原来我提议要转向保障权益和维护公平环境,但是后来2013年我们提出建立国家中小企业基金落地,所以这个扶持还不能放。要两手并举,一手扶持,一手保护环境。过去是重点扶持,比如140亿中小企业基金中,在商务系统的比例非常小,去年商务部商贸流通司拥有的中小企业服务平台,包括中小企业走出去的基金合计大概7亿。工信口的也没有占到一半,我们更多的是科技口的科技中小企业。但是资金扶持的弊端有哪些?有时候扶持是选择性的,不是普惠制的,导致可能扶起一个,倒下一片。这种扶持改变了市场公平竞争机制,甚至在某些领域是官方扶持,那其他主体就处于受损状态,同时不利于要素公平,无论是劳动力人力资本的要素、资金要素还是市场公平准入。

在淘汰落后产能时,常会把小的产能等同于落后产能,这就有很多弊端。再比如钢铁行业,我们看到很多有一定规模的企业,它采用的技术、投资强度,包括环保做得非常小心谨慎,因为他没有任何可以跟环保部门讨价还价的余地,所以就是要投资环保,设备24小时开着。但是在淘汰落后产能的时候,因为你的规模没有达到一定程度,尽管增长很快,甚至可能将来逐渐壮大,但是一刀切,按照规模效益给你淘汰掉,所以很多做法实际上对于小企业是歧视状况。还有中小企业权益受到损害的情况,面临大量的是银行抽贷,本来短贷长用,按照建设规模三年周期,都是按照一年给你短贷,明显要续贷,有时口一紧就给你抽贷,抽贷是违约行为,贷款周期没有到期,合同没到期就停了。在目前的生态环境下,小企业没有任何办法,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一些地方的做法有比较好的苗头,这也跟我们中国中小商业企业协会有关。我们这些地方比如一地一市,商会把市里面有影响力的小企业联合起来,在会员当中跟银行座谈,就是如果哪家银行违规抽贷,违反合同法抽贷,为了确保银行的指标完成,或者是任务要求,而损害了企业正常运营,那么这个行业协会的所有企业从你这抵制,现在银行处于寡头垄断阶段,所以这种抵制效果不是很大,但当门槛放开之后,参与的主体多了,客户群体的博弈力量对这种违规行为就是一个很好的制约。在目前寡头垄断的情况下,我们中小企业在这方面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这是我们提出来由偏重扶持转向维权和营造投资环境并举。

另外,我们建议把中小企业法关注的主体把“中”字去掉,改为关注小微企业或者是小企业法。很多对银行的要求是要多扶持中小企业,多发放中小企业贷款。我们看到很多银行回复也是中小企业贷款比重很高。但是把中型企业去掉,这个数也很难看。因为现在很多中型企业的授信额度是很高的。如果说得不好听的,这样做更多的是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当然有资金的属性,不会到最需要钱的地方,而是到最能赚钱的地方。所以现在通货情况下,想把流动性紧张的局面放宽松,但是股市涨得非常好,很多钱进去了。哪里理财收益好,这个资金就会去哪里,小微企业在初创阶段反而更难,所以说我们的扶持对象要关注在小企业上。

既然有财政资金扶持,有税费政策扶持,有融资方面的政策,那么享受这些政策的主体确实需要这些政策。现在划分中小企业的标准是三个方面,包括资产、销售规模和就业规模,但是还缺一些定性的规模,在西方国家对于大企业投资的小企业,大企业股东是不享受政策的,另外国有资本在小企业中占主要地位的也不享受政策。我们对中小企业的定义不仅有定量标准,也有一些定性标准。所以建议《中小企业促进法》法修订,名字改为“小企业法”或“小微企业法”,我们有些小企业规模在欧洲来说有些已经属于大型企业了。

要加强对中小企业政策的管理力度,在行政上建议成立小企业局。我们现在对中小企业的管理分布在各个部门,主要以工信部的中小企业司为主。但是我们看到规模以上工业中小企业,每年统计局的数据都非常齐全。但是大部分企业是在商贸流通领域,而这些数据掌握得并不是很多。我们商贸流通领域的中小企业有多少户数?有多少就业人口?去年的会上还在估计,最后估计大概是1.5亿就业人口,包括刚才讲资金分布,实际上科技中小企业占大头,现在中小企业是散在工信部、商务部、科技部、农业部,包括人社部,关于创业资金方面,包括教育部的大学生创业,都有这方面的资金政策。我们要加强小企业的作用,建议在国家层面上成立小企业局,不管是以工信部中小企业司做指导还是商务部商贸流通司指导,把这些力量整合起来。

刚才贺主任提到在美国非常重视小企业,他的小企业局的局长是总统任命,小企业局法律总顾问也是总统任命的,不仅经济政策,因为小企业局就业人数广泛,主要职责是审查其他政府部门出台的政策有没有损害小企业利益。现在我们是以行政主管的政策体制,在部门的力量博弈上就是一个司局级层面。要加强对中小企业的保护或者扶持,在管理的主体地位上至少应该是一个副部级的部门。

完善中小企业法律体系。目前是中小企业促进法加四个部门规定,包括老36条和新36条以及四部门联合出台的文件和七部门联合出台的文件,但是没有成体系,而且法律本身是一个原则性的、鼓励性的法律、对照日本和法国,他们除了小企业法之外,对小企业的投资、融资,包括对大企业拖欠小企业的贷款这些行为有专门的规章制度来约束。比如规定大企业跟供应商小企业签定合同的时候,有权利要求你定期报备,有权查你。接到小企业投诉的时候,就问你有没有报备的行为处罚。

我们现在不仅仅银行抽贷损害小企业的权利,大企业拖欠贷款,先不说国有大型企业,很多民营大型企业拖欠贷款问题也很严重,我们在各地调研的时候都听到过这个反映。一个大企业下面拖着几百家,甚至是几千家供应商,如果这种行为没有有效制止,很多不是大企业先死,而是成千上万小的供应商先死掉。所以要完善中小企业法律,对于一些行为要有约定,而且要有可诉讼的法律,能用它来打官司。

要明确中小企业法的监督机制,我们现行的《中小企业促进法》在第一稿出台时,有一个中小企业主管部门,国务院分管部门,定期向人大汇报小企业发展情况,小企业政策执行情况,资金扶持效果,但是这一条在正式的中小企业促进法当中没有采纳。一个法律能不能起到效果,能否形成一个闭环,有什么反馈,对反馈问题有没有循环改进,这个机制一定要有。现在监督机制是人大立法监督国务院有关部门来执行,小企业政策要向立法部门汇报,这是今年中小企业促进法修法的工作。

我们最近新开展的工作是评定各地方的中小企业政策,由OECD组织一个框架,从十个方面,近百条的指标来评定OECD各成员国的中小企业政策情况。我们也想用他的框架,(当然有些地方需要修改)看看我们各个省对中小企业的政策情况。十大类中包括企业家创业文化,注册门槛,启动环境,包括企业退出二次创业,退出破产,有没有资本市场上市,让投资者退出等。中小企业决策的体制,比如刚才说的小企业局是分布在各个部门下的一个小企业司。关于政府的公共采购,政策采购对小企业支持的程度,很多国家通过政府采购的方式来解决市场失灵问题。后面包括中小企业融资政策,中小企业创新技能、市场技能、管理技能方面的服务体系,不管是采用服务平台还是市场化帮助他提升技能。对中小企业有关环保、绿色发展方面的政策,中小企业国际化的政策,从这十个领域来评价一个中小企业整体的发展情况,这是我们今年正在做的。

我们刚才讲中小企业融资,除了刚才有些模式,还有其他融资环模式,比如现在的互联网金融,企业与市场的边界,在互联网体系下正在发生变化,过去企业规模取决于企业家的能力,但是现在互联网改变了这个模式,像阿里巴巴注册了近1100万账户,这里大部分是个人,你说他是个体的市场主体还是跟阿里共同形成一个市场生态主体?关于模式的变化,也是我们最近在研究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