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刘金鑫:把握时代改革的咽喉要道


来源:中国中小企业网 时间:2015-4-27 15:04:27


山东国晟中融宝信息技术有限公司CEO刘金鑫先生

刚刚结束的“两会”谈到互联网+,我们知道金融一直是国民经济的血液,如果说互联网和金融相结合,中间会产生怎样的裂变呢?我今天分享的主题围绕着以下四点,一是新经济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二是互联网精神之核心;三是基于信息不对称和信贷资源稀缺性的关系;四是基于完整的风控闭环的商业模式延续。

第一新经济新常态下的互联网金融。

前一段时间我们国家《新闻联播》头条用6分钟的时间讲关于互联网金融的话题,我们也看到论坛当中有很多互联网金融的从业人员。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会在想为什么互联网金融这么热?这么火?我觉得中间是有以下三个原因:一是基于我们么多年来广义货币M2增速的常态;二是基于中小微实体经济持续下滑的常态;三是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常态。

2008年我们国家M2的情况是47.5万亿,到现在已经达到了116万亿,仅仅在6年的时间,整个货币的供应量有一个非常大的两到三倍的变化。所以说这就是导致我们普通的家庭资产PMI的原因。中国每年货币增速达到17%,同比美国依然是5%的速度。这就是我们感受到家庭资产收益率偏低的一个基本原因,导致大多数的老百姓有一个很迫切的让家庭财富保值增值的诉求。

这些年来实体经济持续的下滑,2015年是连续第8年实体经济的下滑。传统的货币宽松,房地产销售带来的信用扩张,经济增长的传导机制,随着房价的不断上涨,这种传导的机制在减弱,我们也可以说在失效。与此同时,经济的低迷和通胀的低迷,以及货币宽松的周期又会在延续。我们说现在整个中国经济制度性的红利有两点,一个是人口红利,还有一个是土地红利,这两点红利正在消失。所以我们不管是人口结构问题还是去库存化的问题,包括产能过剩和高杠杆,都严重的挤压了我们中小企业和实体经济的发展。我们传统的企业,以前政府的这种货币传导机制也在失效,而且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整个美国今年量化宽松已经推出,包括在加息的周期当中。所以我们看,强势美元还是在一个持续的过程当中。所以未来的时间节点里,越来越多的境外资本还会持续从新兴国家当中流出。

第二互联网精神之核心。

大家都在谈互联网和互联网+,互联网思维的核心是什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国家的思维是什么?我们互联网金融核心的思维又有哪些?我们今天有机会能够站在这里跟大家分享,首先要感谢这个时代,感谢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正因为有了互联网,我们发现整个经济迭代的速度在不断加快。我们从石器时代用了300万年的迭代,而青铜器和农耕时代的迭代用了6千年,而工业文明的时代用了250年。从1990年之后互联网智能文明的时代,我们预计这个迭代的时间在50年。第一次工业革命结束之后,我们因为有互联网,因为有了电,整个产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因为触了网之后,我们会有一个新的快速迭代。

互联网金融中国给予全球美好的理由。第一次工业革命我们是以城市为核心的生活方式的变革,第二次我们说的是信息的科技革命,它将产生的是我们生产方式的变革,是我们移动互联网将彻底的改变衣食住行用,包括企业的生产方式、销售方式和经营方式。所以我希望在座的企业家能够更多的了解互联网所对于我们这个产业经济发生的变革和变化。

我们看到互联网从1990年到2020年这30年我们定义为第一次互联网智能革命。我们会在传统的产业升级的方向上,逻辑会发生大的变化。所以说我们不管是在做金融的过程中还是做商贸的过程中,还是做生产供销环节任何一个产业的过程中,都要注入到我们的互联网思维,在这个思维的过程中,我们要把握以下三点:一是把原有业务的链条碎片化;二是一定要把IT化标记到每个碎片;三是拥有用户需求的链条还有一个重组解构的闭路过程。希望在座的企业家能够更多的注入互联网思维,再考虑目前的产业链和所做的生意过程当中。

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应该是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启蒙阶段,我们把这个时间定义在1999年到2005年,我们看到与此同时,这是第一个阶段启蒙阶段,仅仅是一个互联网信息的升级。我们看到伴随着互联网信息的升级,我们把一些线下的信息搬到线上,产生了大量的平台,包括我们知道的百度、新浪、腾讯和网易这种门户网站;第二阶段是2006年到2012年,这是一个互联网交易的7年,在这7年中,我们从最初的信息获取转变到了一个信息交易,从而涌现了像淘宝、京东、唯品会、聚美优品的电商品牌;第三阶段是互联网+产业的7年,第一个7年我们运行的是10亿级的公司,第二个7年我们会产生百亿或者千亿级的平台,阿里巴巴上市是2700亿美金,第三个7年会产生万亿的平台。伴随着互联网+产业的7年,信息开始介入到所有产业链的标配。所以说最后大量的传统产业,金融,包括医疗健康,家居等整个线上线下O2O的结合,包括在这个过程当中所产生的裂变。所以我们希望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在座的企业家能够更多的把握住真正的属于我们的互联网+产业的7年。我们也相信,随着我们国家大的战略,包括“一带一路”战略和互联网+的战略,互联网+和“一带一路”的实施,我们国家已经做完了初级阶段的布局,希望未来整个互联网+会有一个完全的裂变。

互联网精神的核心。大家都在说互联网,那么互联网精神的核心到底是什么?应该围绕三点,包括去中心化、去权贵化和去职能化。以前我们不管在社交领域还是在管理领域,总是有一个中心,这个中心可能是我们单位的工会,或者是我们单位的领导,或者是我们的政府组织的职能部门或者是协会。但是因为有了互联网,我们更多的去中心化的发展,各个小圈子会形成一个圈子,比如爱好跑车的圈子,爱好打羽毛球的圈子。而在这种圈子中,会形成一个以兴趣爱好为中心的圈子,这种去中心化会产生更大的价值,而围绕着圈子和圈子的结合,中心化的结合,会产生一个乘方式的裂变,而不是圈子加圈子1+1式的裂变。去权贵化,以前我们去企业融资只能找到传统的金融机构一种渠道,中小企业融资除了银行可能更多的是找民间借贷。但是因为有互联网的发展,我们融资的渠道更加的拓宽,而非银行这一种融资中心。在去职能化的过程中,互联网金融这种服务平台会越来越多的给大家提供更多的服务职能。

第三基于信息不对称和信贷资源稀缺性的关系。

大家会考虑我现在有闲置的资金,可以去更多的平台打理自己的财富,大家会说互联网平台选择的企业是不用的企业,其实并不是基于刺激,而是基于需求的变化,模式的变化和去中心变化的过程当中而引发的一种需求的增加。举个简单的例子,在座的很多企业家都有一个深刻的理解,大多数企业的生产周期跟银行的借贷周期是不相匹配的。银行的借款周期只有12个月,可能我们的资金周期只有三个月,或者只有一个月,或者是15个月,或者是18个月。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就会产生银行信贷类的产品无法满足需求,只能应运而生企业过桥,我们运用更多的民间借贷来还了企业银行的信贷。但是因为有了互联网这种去职能化的工具,我们就可以根据我们的生产周期来匹配借贷周期,达到我们服务的效果。互联网金融可以解决银行低效率的问题。我们相信在这个过程当中,正因为互联网的这种思维和产品的设计更加灵活化,会产生更多的中小微企业服务的产品。

第四基于完整的风控闭环的商业模式分析。

我们认为互联网金融表面上在做金融,实际上可能做的是大数据,整个互联网思维也是一个很基本的原理,就是羊毛出在猪身上,一定要实现闭环的模式下才能实现大的发展。

中融宝平台使用了产品的技术创新方式,我们认为互联网金融要长远发展,首先要感谢第三方支付技术的发展。因为第三方支付技术的发展提供了一个资金的托管,就实现了无资金池的状态。包括我们国家前一段时间下发了38号文,对于资金池还是一个非常头疼的问题,所以说我们民间金融或者互联网金融没有一个快速或者好的发展,是因为资金池问题解决不了。但是随着技术的实现,去资金池化已经实现了。我们线上自主研发了平台支持,提供了一个匹配交易的平台,实现了无期限错配的问题。可能企业借款周期是一个月,我们就直接发出了一个月的债权,企业周期是三个月,我们就发出三个月的债权,不需要期限错配解决我们需求不均的问题。我们实施了区域性的实地考察和债权的透明,因为有了技术的发展,哪怕你在这个平台上投了10块钱,分别借给了谁,他的姓名、身份证号、厂房的照片、法律的诉讼情况、银行的征信全国全部都可以去实现,这就实现了一个透明化的交易。所以说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首先要感谢技术的创新。

因为整个第三方信息技术的发展,实现了资金第三方的托管,在这个托管的过程当中,我们实现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就是资金流和信息流的分离。就是我们平台仅仅给大家提供信息,而资金还是托管在银行或者是第三方,这就从源头上规避了资金池巨大的风险。与此同时,我们还实现了风控的创新,实现了自己的一个数据库,叫做鹰眼系统和蝼蚁的主动防御系统,更好的控制我们的风险。我们通过信息的收集、评估和信贷部的初审,包括我们的评审部复审,一个严重的流程审核通过,实现完整的风控闭环。

我们完整商业模式的闭环,首先中融宝定位的是和银行不相匹配的周期,1到8个月的借款周期,而这个周期有一个明确的还款来源,借款的合理性,充足的抵押物和还款的保障放到平台,平台再通过复审,两次的实地调查,实现了线上信息的沟通,我们理财客户可以通过平台选择借款人,我们通过人民银行的CFC的电子签章实现了电子的合同确认和债权的确认。理财客户仅仅通知到我们的民生银行第三方托管平台,第三方托管平台直接放款,这样就实现了资金流和信息流的隔离。

所以我们说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首先要感谢这个时代,围绕这个产业不断升级的过程,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把握住了一个时代改革的咽喉要道。我们也希望互联网在这个新生事物的发展过程当中一定要戴着有色眼镜看任何一个时代,但是我相信失败的人一定是在怀疑当中拒绝,而成功的人是在怀疑当中尝试,所以说改变源于每一次微小的尝试。